相應部7相應9經

婆羅門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孫陀利迦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憍薩羅國孫陀利迦河邊。

當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在孫陀利迦河邊供火、祭火。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供火、祭火後,起座觀察四方一切:

「誰能吃這殘餘供物呢?」

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看見世尊包著頭坐在某棵樹下。

看見後,以左手拿殘餘供物,以右手拿長口水瓶,去見世尊。

那時,世尊因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的腳步聲而敞開頭。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[心想]:

「這位尊者是剃頭的;這位尊者是剃頭者。」因而想轉回。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這麼想:

「這裡,某些婆羅門尊師確實也是剃頭的,讓我去見他後,問[他的]出生。」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尊師是什麼生的?」

「不要問出生;但要問行為,火確實被從柴木出生,
卑賤出身的堅決果斷牟尼,因慚愧謹慎成為高貴的。

被帶來的供品你們應呼喚那,被真理調御,被調御而具備者;

已達聖道者;已完成梵行者,他時常對應該被供養者獻供。」

「當我看到像那樣的明智者,我確實是善供奉、善供養的,
因為沒看見像你們那樣的,其他人享用殘餘供物。

請喬達摩尊師享用,尊師是婆羅門。」

「偈頌已被誦,食物不應該給我,婆羅門!這不是看見者之法,
偈頌已被誦,諸佛所拒絕,婆羅門!在法存在時,這是他們的行為習慣。

請你把食物飲料照顧其他人,因為煩惱已盡,惡作已被平息,
圓滿的大聖,是期待福德者的田地。」

「那麼,喬達摩先生!我應將這殘餘供物施與誰?」

「婆羅門!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婆羅門!除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以外,我不見任何能食用、完全消化那殘餘供物者,那樣的話,婆羅門!請你丟棄那殘餘供物到少草處,或沈入無蟲的水中。」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使那殘餘供物沈入無蟲的水中。

那時,那殘餘供物被丟入水中嗤嗤作響蒸發出煙,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鋤頭被丟入水中嗤嗤作響蒸發出煙。同樣的,那殘餘供物被丟入水中嗤嗤作響蒸發出煙。

那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驚慌、身毛豎立地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在一旁站立。

世尊以偈頌對在一旁站立的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說:

「婆羅門!當燒柴時,不要想這外部確實是清淨的,
因為善者說,想從外部遍清淨者是非清淨的。

婆羅門!捨斷柴的燃燒後,我點燃自身內的火,
經常注意火、經常得定的狀態,婆羅門!我是行梵行的阿羅漢。

婆羅門!慢確實是你的擔子,憤怒是煙,妄語是灰,
舌頭是祭祀用的杓子,心是祭祀用的火爐,善調御的自我是男子的火。

婆羅門!法是具有戒為渡場的湖,不濁的,善人對善人讚美,
在那裡,明智者沐浴,肢體不濕而渡彼岸。

真理、法、[自我]抑制、梵行,
婆羅門!依止於中間之最高境界的到達,
請你對正直者作禮敬,我說那人是『法隨者』。」

當這麼說時,孫陀利迦婆羅墮若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喬達摩先生!……(中略)。」

尊者婆羅墮若成為眾阿羅漢之一。